赶海人

2019-12-06 10:05 来源:青岛西海岸报 标签:赶海
2019120607_3.jpg

已过小雪,海上起了些雾,迷住了朝阳,海风吹来,浓浓的寒意包裹着我,穿着棉衣,也感到浑身发紧。遥望临海高楼,若隐若现,如同海市蜃楼,令人叹为观止。

赶海归来的大叔,背着沉甸甸的蛇皮袋子,海水顺着袋子滴在沙滩上。袋子里装着海鲜,肩上扛着一把不锈钢耙子,黝黑的脸上挂着的傲气与海水相映。

西海岸新区沿海水域近几年出产一种黄皮蛤蜊,密布在刚退潮的沙滩里。用耙子挖上来,吐净沙子,可做成美味海鲜。

吃不了的趁着早市,带进批发市场,便会被人们采购一空。如此,沿海水域便自发形成了一只扒蛤蜊大军,这只大军随着潮汐走,一年四季,或白天或晚上,转战于西海岸沿海水域与海水周旋。

我认识几个常年赶海的朋友。听他们说,越是深水区蛤蜊个头越大,数量也比浅水区多。所以,他们往往穿着先进的装备,在齐胸的水中运作。只见他们的身体随着波浪飘荡,一个浪头袭来,往往看不见人影。

我很是不解,大冬天的在水里不冷吗?他们用自豪的语气说,穿着装备在海水里一活动,身体就热乎了,一会儿汗水就能把衣服湿透,再说能扒个二三十斤大个蛤蜊,几斤海瓜子,卖个二三百元谁还觉得冷呢?

其实在深水区扒蛤蜊不但很累,还有很大风险。朋友就遇到过这种事。当时他们几个人见涨潮了,便一起往回走,那次收获颇丰,每人背驮手提的。在他们淌过一条暗流时,有个同伙眼睁睁被海水旋了进去,眨眼间一个活生生的生命没有了。其他人事后心有余悸地说,如果那人把身上的东西丢掉,或许可以自救,但他没有,不知是来不及还是舍不得。从此后,朋友的老婆再也不允许他赶海,并且把赶海用的两个耙子卖掉了。

我喜欢拍照,当那个赶海的大叔从我身边经过后,我便随手拍下了他的背影。赶海人背负生活艰辛,匆匆回家的身影,深深触动了我。我不了解他的家庭生活背景,但我知道,他背负的绝不是茶余饭后的消遣,或许有一点会是搏击海浪后的喜悦,但更多的是生活的重荷。

这是沿海一部分赶海人谋生计的缩影,是一种生存方式。这种方式,我无法改变,更无可厚非。在潮起潮落里,他们的身影,或许会一直伴随着浅飞低翔的海鸥,一起为生活而舞,为生命而歌。 (珠海街道办事处 暖暖)

责编:徐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