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轮全国药品集采收官 最高降93%

2020-01-22 10:51 来源:新华网 标签:药品集采

覆盖糖尿病、高血压、抗肿瘤和罕见病等领域

第二轮全国药品集采收官 最高降93%

1月21日,日前结束谈判的第二轮全国药品集中采购中选结果正式出炉,本次集采的33个品种,32个品种采购成功,共100个产品中选。122家企业参加,产生拟中选企业77家。具体来看,此次集采平均降价幅度达到53%,最高降幅达93%,尤其是降糖药阿卡波糖、格列美脲等慢性病常用药较大幅度降价,将显著降低患者负担。

2019年12月29日,我国第二批国家药品集采工作正式启动,对33个品种、50个品规进行带量采购,涉及100余个药企。覆盖高血压、糖尿病等重大慢性病用药,以及价格比较昂贵的抗肿瘤和罕见病用药,其中有阿卡波糖等口服降糖药物、奥美沙坦酯等高血压用药、治疗罕见病肺动脉高压的药物安立生坦片,还有抗癌药替吉奥、阿比特龙等药品。

挤药价虚高水分

国家药品联合采购办公室负责人表示,此次集中采购,对比国际价格以及国内价格,总体符合预期。从绝对价格水平看,相当一部分药品价格长期存在虚高水分,一些仿制药价格水平高于国际价格两倍以上,流通环节费用占价格的主要部分,这也是集中带量采购降价的主要空间。

上述负责人表示,在传统“招采分离”的模式下,只招价格不带量、量价脱钩,企业缺乏销量预期,一些药品降价后,由于没有采购量的承诺,反而由于没有所谓销售费用空间而导致药品“降价死”,难以实现药价有效回归合理水平。国家组织药品集中采购和使用核心就是真正实现了带量采购、招采合一,给药品生产企业明确的预期,有利于其根据采购量自主报价申报,真正实现量价挂钩,挤掉虚高空间。

值得一提的是,“复活”低价,重回市场也是促使集采药品大幅度降价原因之一。上述负责人表示,从历史采购数据来看,部分生产成本不高、竞争充分的药品原来价格水平就很低,但由于流通模式原因,低价药反而难以打开市场,被高价药“逆淘汰”,患者难以低价买到药品。

“例如解热镇痛药对乙酰氨基酚,历史数据显示有企业以0.02元/片的价格销售,但是低价药并未成为主流,此次拟中选价格为0.03-0.07元/片,促进了低价药稳定供应。此次拟中选的甲硝唑、阿莫西林也是类似情况。”上述负责人说,开展国家组织药品集中采购和使用以后,通过带量采购、确保使用,企业不再需要进行销售公关,既有降低虚高药价的作用,也有将一批低价药“复活”后重新送到患者手中的功能。

的确,在第二轮带量采购中,包括甲硝唑、阿莫西林、盐酸左西替利嗪片、异烟肼片等属于常见药及低价药范围,很多企业为了保住份额,甚至以亏损价格供药,企业难以长久维持。

“据相关部门对一百多种常用药的审计调查,药品销售价格平均为药品生产成本的17至18倍左右,生产成本只占药品价格中极低的比例。”上述负责人说,带量采购,省去企业中间销售环节费用,让常见药、低价药的供应得以保证。

此外,集中带量采购及时结清货款,显著降低了企业资金成本,也为降价留出了空间。带量采购实行医保基金预付或医保基金直接与企业结算。据调查,“4+7”试点中选产品的30天结清率达到了90%以上,避免此前普遍存在医疗机构拖欠企业货款问题。

庞大市场空间让企业主动降价

资料显示,按照此次集中采购工作安排,采购量计算基数为124亿片(袋/支)药品,各品种的约定采购量为采购量基数的50%至80%。据此计算,此次33个品种药品采购规模高达90亿元。其中,阿卡波糖、替吉奥采购规模均超10亿元。降糖药物阿卡波糖采购量最高,采购金额高达29.28亿元;治疗晚期胃癌的替吉奥,采购金额为10.45亿元。

以阿卡波糖品种为例,在此轮集采中,竞标企业包括中美华东、绿叶制药以及原研药企业拜耳三家,对于规格50mg/30片报价分别是13.96元/盒,9.6元/盒和5.42元/盒。根据此计算,拜耳单价为0.1807元/片,较最高有效申报价降幅达78.4%,较其此前价格降幅高达90%以上。同时,绿叶制药以单价0.32元/片中标,中美华东则因为高于大幅降价、势在必得的拜耳报价两倍以上,直接出局。

17日中午,中美华东惨烈出局的消息不胫而走,午后母公司华东医药股价瞬间跌停。截至1月20日,华东医药已从17日高点24.82元,跌至21.42元,华东医药瞬间缩水60亿元。

业内人士表示,此次采购涉及的庞大市场份额是让资本市场反应强烈的导火索,而这也是让企业主动选择大幅度降价的主要原因。

20日,华东医药发布公告称,阿卡波糖片是中美华东的核心品种之一,2019 年销售收入预计达到30亿元以上。本次集中采购未能中标将给公司阿卡波糖产品未来发展带来新的挑战。

的确,根据米内网城市公立医院终端数据显示,此前我国阿卡波糖市场机构分别是原研药企业拜耳占市场份额69%,中美华东占26%,四川绿叶宝光制药占5%。这意味着,随着华东的出局,阿卡波糖的市场结构将重新改写。

对此,华东医药公告指出,随着基层诊疗率的提升,基层市场用药患者的持续增加,将使阿卡波糖集采以外的市场(包括基层和社区市场、民营医院、OTC市场)迎来快速增长。公司对国内糖尿病药物市场的未来充满信心,也将大有可为。

下一步华东医药将继续以患者为中心,以科研为基础,以市场为导向,通过一系列措施继续开拓糖尿病用药市场,力争通过糖尿病管线产品的系列化布局,加快创新转型步伐,逐步减小今后集中采购政策对单品种市场的影响和压力。

与华东医药不同的是,广东东阳光药业则以低价一举拿下奥美沙坦酯、莫西沙星和福多司坦3个品种。资料显示,奥美沙坦酯东阳光报价0.61元/片,下降幅度达85%;莫西沙星2.22元/片,降幅达87.4%;福多司坦报价0.6540元/片,降幅达73.1%。

带量采购或将常态化

有业内人士透露,国家组织药品集中采购和改革或将常态化,采购品种范围或进一步扩大,将打破利益藩篱,逐步将更多救命救急的好药纳入医保范围。

资料显示,自2019年开启的我国第一批“4+7”试点及扩围进展顺利。试点城市采购执行超预期,提前完成约定采购量。截至2019年12月底,25个中选药品“4+7”试点地区平均采购执行进度为183%,中选药品占同通用名药品采购量的78%。

联采办相关负责人表示,中选药品大多是高血压、精神病、病毒性肝炎、恶性肿瘤等慢性病和重大疾病用药,长期用药负担很重。通过带量采购显著降低药品价格,患者负担显著降低,原来吃不起的药现在吃得起了,解决了治疗可及性的问题,这是老百姓最直接的获益。

此外,带量采购显著提升群众用药质量水平。上述人士表示,试点和扩围最直接的效应就是减轻患者费用负担。带量采购以通过质量和疗效一致性评价作为仿制药入围标准,解决了简单的价格竞争导致的“劣币驱逐良币”问题。从“4+7”试点地区情况看,群众使用通过一致性评价的仿制药和原研药的占比从50%左右大幅度提高到90%以上,临床用药质量大幅提升。

带量采购是净化行业生态环境、促进产业转型升级的重要举措。有关人士指出,在分散采购模式下,一些医药企业不注重产品创新、质量和成本控制,过度依赖销售渠道。在这种营销模式下,药品销售人员和医务人员面临违法违规风险。以质量和疗效一致性评价为前提的集中采购,促使企业回归成本和质量竞争,企业公关行为将大幅度减少,企业间竞争转为公开透明的产品质量和成本竞争,水面下的灰色操作转为阳光下的公平竞争,从根本上改善了医药行业生态环境,有利于医药产业从营销驱动向创新驱动转变。

同时,该人士认为,带量采购是推进“三医联动”的重要切入口。他表示,我国粗放型医保资金使用不可持续,从数据来看,我国人均GDP在全球70位左右,美国人均医疗费用在2011年是我国的40倍,但到2014年、2015年,人均医疗费用缩至30倍。而这不是美国医疗费用有所下降,而是我国医疗费用上涨过快造成的。

的确,通过降低医药、医用耗材价格都将有利于我国医保长期持续健康运行。此前河北省医疗保障工作会议上透露,2019年,河北省主动跟进国家药品集中采购试点工作,并于7月1日全面落地实施,25种中选药品价格平均降幅63%。截至2019年12月31日,已采购中选药品2911.32万盒,采购金额5.06亿元,完成全省需执行合同量的160.2%,较带量采购前相比节约资金16.48亿元。

在降低虚高价格,减轻群众负担的同时,试点改革效应还集中体现在推动解决医疗服务体系领域深层次的体制机制问题。包括医保支付标准与采购价协同,结余留用与薪酬分配制度改革协同,对医疗机构和医务人员规范使用中选药品的绩效考核协同,政策联通协同,发挥叠加效应。

山东省医疗保障局医药价格和招标采购处负责人刘智表示,2020年,山东围绕降低药品和医用耗材价格,减轻民众医药费用负担,加快推动药品和医用耗材集中带量采购常态化。(记者 梁倩)

责编:刘亚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