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行进口车还剩最后一口气

2021年02月19日 10:55 来源:中国汽车报 标签: 进口车

1月28日,不经常在社交平台表露心情的深圳市一诚汽车有限公司总经理李勇,在其微信朋友圈发了一张截图,内容是他前不久在生态环境部部长信箱留言的回复。他向生态环境部部长咨询平行进口车国六信息公开解决方案何时才能出台?得到的回复是:“平行进口汽车相关政策,目前由国务院相关部门牵头制定,且相关信息较为敏感,无法回复。”随即,这张截图在多个平行进口车微信群内转发,引来哀声一片。

♦国六车清关难

让李勇等平行进口车商弄不明白的是,国家对平行进口车行业的态度为何一会儿热、一会儿冷,一会儿放、一会儿收。

平行进口车行业在我国“明里暗里”存在超过20年。2014年10月,随着国家层面开始发布政策推动平行进口车试点的布局,平行进口车这一市场“由灰转白”,之后《汽车销售管理办法》、《自贸区平行进口汽车3C认证改革试点措施公告》等多个利好政策发布,市场规模开始高速增长,2017年达到销量顶峰。

但这一局面在2018年7月3日后有所反转。国务院宣布,从2019年7月1日起,在重点区域提前实施国六排放标准。之后,生态环境部、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又联合出台文件规定,从2020年7月1日起,所有在中国市场生产、进口、销售和登记注册的燃气汽车都应符合国六排放标准要求,方可进入市场。

特别是2019年8月9日,商务部等七部门印发《关于进一步促进汽车平行进口发展的意见》指出:未依法依规在国家机动车和非道路移动机械环保信息公开平台公开排放检验信息和污染控制技术信息的车型车辆,海关不予通关。

天津市平行进口汽车流通协会秘书长张婷婷介绍,在此背景下,平行进口车在2020年7月1日后要想进入市场,关键要拿到两份文件:一是国六3C证书,二是完成车辆的国六环保信息公开,拿到国六环保信息随车清单。

2020年4月16日,国家认监委发布《强制性产品认证实施规则(汽车)》,明确了平行进口汽车认证项目及要求,简化与环保相关的型式试验项目,经此调整,平行车申领国六3C证书问题基本得到解决。但污染控制技术信息是汽车制造的核心数据,有较高的保密性,平行进口企业与汽车生产商授权销售体系存在直接利益竞争,难以获得海外生产商相关数据及技术人员支持,公开全部环保信息数据难度极大。

至此,平行进口车陷入“清关难”的泥潭。

W020210218320317987149.jpg

♦从业者不堪重压陆续退出

2020年6月1日,国家发改委受国务院委托发布《关于2019年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计划执行情况与2020年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计划草案的报告》,明确提出“允许进口尾气排放实测结果达到国六标准的平行进口汽车”,重点在实测,这句话看似简单,但却是在深度了解行业的基础上提出的,是适合平行进口非授权特性的试验验证模式,深得行业认可。

随后国家有关部委表示正在加紧相关政策的拟定,整个行业为之欢欣鼓舞,因为这意味着困扰车商的环保信息公开问题,将很快得到解决。然而令业界始料未及的是,随后8个月内没有任何新的进展和相应政策出台。

目前,平行进口口岸开放已达26个,并明确了平行进口业务将常态化,国家在表示鼓励态度后,又因为国六环保信息公开细则迟迟未能出台,导致平行进口行业几乎要“消失”,前后态度的巨大反差,令李勇在内的很多车商着实想不明白。

说“消失”并非夸大其词,李勇告诉记者,2017年的时候,深圳有至少600家平行进口车商。而2019年7月1日,深圳提前实施国六政策之后,国六平行进口车无法进入市场,车商“无米下锅”,陆续选择退出,现在19个月过去了,很多投资人巨亏上亿元,现在业内仍在坚持的车商不超过100家。

李勇在深圳投资了一家面积约800平米的平行进口车销售店,仅租金和人员开支一年就亏损200万元左右。如今骑虎难下,放弃心有不甘,不放弃又实在难以支撑,只能选择缩小经营规模,暂时卖些其他渠道车辆维持店面。

与李勇相比,远在天津的同行朋友更惨。“我只是销售商,不承担库存风险,但我天津的朋友是从国外进口车的,他的车已经到天津港半年多了,因为没有国六环保信息被卡住了,车辆只能停在港口仓库里。那些车从国外购买时都要预付定金,因为平行进口车多为高端车,资金需求量很大,车商都是贷款付定金。光这半年多的贷款利息就压得他喘不过气来,他说真的坚持不住了,痛苦极了。”

W020210218320318000972.jpg

♦中规进口车趁机疯狂加价

张婷婷告诉记者,以往平行进口车在天津港停留一般不超过两个月便会清关销售,但是在2020年,很多车已到港超过半年,至今未有任何通关的消息,这种情况在全国其他口岸亦是如此。天津是中国平行进口汽车最大的进口销售集散地,目前在天津港等待清关销售的获得国六环保标准3C证书的平行进口车已近万辆,总货值超100亿元,据悉,在运输途中的平行车还有四五千辆。

也就是说,2020年平行进口车辆进入国内市场的时间仅为上半年。中国汽车战略与政策研究中心汽车产业与交通出行研究室数据显示,2020年1~12月,平行进口汽车累计进口量为5.7万辆,同比下降64.5%;终端零售量10.78万辆,同比下降30.3%。很大一部分销量是靠车商手中的国五库存车支撑,而眼下车商手中国五车基本清空,国六车无法清关,早已无车可卖。

大量平行进口车滞留天津港,可以说是后患无穷。知情人士透露,一方面进口车商资金压力越来越大,如果相关政策再不出台,可能会导致一种恶劣后果,即考虑到退车综合成本更高,车商很有可能选择放弃车辆。也就是说放弃了10~25%的保证金,致使垫付车款的开证公司(国有企业)和银行面临巨大的系统性金融风险,粗略估算这一金额至少30亿~40亿元。

与此同时,因车辆滞留已产生大量三角债。车辆进港和存储的物流费和仓储费,按照此前惯例都是由报关和仓储企业垫付。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仓储企业负责人表示,每个月要为滞留车辆垫付100多万的仓储费,如今已经垫付近1000万元,企业已经在借钱发工资,年后政策仍不出台也只能开始大规模裁员了。

而平行进口车的缺位,更是打破了中规进口车一家独大的垄断局面,客观上起到了平抑进口车价格的作用。张婷婷直言,近一年,中规进口车的价格大幅提升就是很好的证明,有经销商向协会提供了部分中规进口车价格涨幅的数据,有的与国五平行进口车同级别的中规车加价几万乃至几十万元,一款中规迈巴赫GLS600甚至加价160万元,严重损害了中国消费者的利益。

W020210218320318036844.jpg

W020210218320318045181.jpg

♦期待政策时间表进退有数

等待之后,还是看不到尽头。天津一家大型平行进口汽车公司的销售经理刘峰,早早回到东北老家准备过年了。其公司从2010年就开始经营平行进口车,不仅前期投资大,而且已形成了稳定的客户群体,在行业内塑造了良好的口碑,要放弃这一行业真心舍不得。但不放弃,100多辆进口车压在港口造成巨大的资金负担。

无奈之下,公司只能早早给员工放假,不愿意继续留在公司的员工可以辞职,愿意继续留下的员工,年后等待公司的上班通知。“没办法,已经被逼到这个份儿上了,我们公司一年仅展位费就100万元,现在平行进口车利润并不高,都是靠走量,卖很多车才能赚回展位费,现在更是难上加难。”刘峰说。

在很多车商看来,进口车辆是否能够达到国六标准,一测便知,并不缺乏技术和设备,到底政策制定卡在哪一个环节,让人百思不得其解。而时间和资金成本不等人,在从业者大量流失的当下,平行进口车行业接近“灭绝”,行将就木,很多被采访的从业者发出这样的疑问:难道这个行业真的会消失吗?

在国六问题的推进解决过程中,天津市平行进口汽车流通协会先后向有关部门提出《天津港平行进口汽车库存消化意见建议》、《疫情期间平行进口汽车行业调研分析报告及意见建议》、《平行进口汽车产业艰难运营现状情况汇报》、《解决国六环保问题联名倡议书》等10余份不同内容的建议书。

“很多部委和机构都在为解决平行进口车国六问题而积极努力,但目前仍没有任何明确结果。”张婷婷急切地说,“自2015年国家支持发展平行进口车市场以来,行业得到快速发展,全行业也在不断改善和规范,越来越多的大型汽车集团、国有企业乃至央企进入行业,全面提高了从业企业的实力和抗风险能力,制约平行车行业发展的售后问题正在全面解决,标准制式合同、三包险的推行等,都在逐步解除消费者的后顾之忧,让更多人认可和接受平行进口车。我们判断,现有标准下的中东车大部分达不到国六标准,已经主动放弃了占平行进口市场60%份额的中东车进口,只进口可以满足国六排放标准的部分北美和欧规车。现在行业最大诉求就是国家相关部委,特别是生态环境部,能给我们出台相关细则的时间表,给行业活下去的希望,让从业者根据政策出台的时间,规划企业下一步的发展方向,是继续苦撑,还是尽快止损,而不是一味地等待。”

(中国汽车报网 · 郝文丽 文内图表来源:中国汽车战略与政策研究中心汽车产业与交通出行研究室)

责编:祁璟 审核:赵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