技能人才的春天来了

2021年09月10日 14:16 来源:浙江日报 标签: 技能人才

“忽如一夜春风来”——

今年2月,技工院校毕业证书含金量进一步提升,毕业生可凭技能证书享受大专、本科对应同等待遇;5月,温州一企业为一线高级技术工人开出百万年薪引发众多讨论;7月,全省第一位正高级技术工人诞生;8月,省政府批复新筹建2所技师学院、设立6所技师学院……职称、学历认定两大职业生涯障碍被拆除,技工迎来高薪时代,技工教育蓬勃发展,技能人才的春天,就这样来了。

春天来临前,总有征兆。截至2020年底,我省技能人才数量达到1013万人,其中高技能人才占比达31.7%,较10年前翻了一番。技能人才的喜讯频传,离不开近年来顶层设计、制度建设、政策供给等方面的持续推进。

技能成为新的“人才风口”,背后到底是一股怎样的强劲东风?浙江技能人才,又如何在这个春天里蓬勃生长?

障碍接连破除 评价机制趋于成熟

绍兴柯桥水务集团排水有限公司老焊工丁卫松在今年7月获评正高级职称,成为浙江第一位正高级技术工人。

丁卫松从事焊接工作30年,对带水、汽容器的切割和焊接技术全国一绝,攻克了22项技术难题,带徒传艺培养70多名高级技师,被业界誉为“管道医生”。他也正因此获评正高级职称。正高级职称给丁卫松带来了莫大的荣誉和强烈的社会认同。“现在出门,大家都叫我‘丁教授’!”丁卫松告诉记者,现在,他在做好本职工作的同时,正忙着补习专业理论知识,努力让自己名副其实。

一石激起千层浪。老丁获评正高级职称的消息刚公布的那几天,丁卫松的手机响个不停,老朋友们纷纷来电取经。“老丁,评正高最大的难点在哪里”“老丁,哪些技术突破更有说服力”……这些老朋友是省内顶尖的技术工人,早早触碰到了职业发展的天花板,如今看到了再次提升的希望,点燃了他们研发创新的热情。

越来越多像丁卫松这样长期在生产一线工作、技艺技能高超和业绩突出的人才,可以不唯论文和学历,凭借标志性业绩申报职称。2020年以来,全省已有1036名高技能人才申报专业技术职称,其中555名取得工程技术领域专业技术职称。高技能人才与专业技术人才之间的“立交桥”,越走越宽敞。

在丁卫松看来,职称评定通道的打通不仅能调动起高技能人才的积极性,对于培育后备力量也十分有益。这几天,他受邀给多所技师学校的学生上“开学第一课”,首先讲的就是要打破固有的职业观念。“你们不要觉得将来只能做一名普通工人。国家已经为我们搭好了舞台,只要你肯学、有技术,照样可以唱一出精彩的好戏。”

今年2月公布的《关于实施新时代浙江工匠培育工程的意见》,让技工院校的毕业生和普通高校的毕业生站在了同一起跑线上。《意见》明确,技工院校高级工班、技师学院技师班毕业生享受大专、本科学历同等待遇,在公务员录用、企事业单位公开招聘、执业资格考试、确定工资起点标准等方面与同等学历人员相同对待。

得知自己作为一个技工院校学生,只要考取相应技能证书,也可以报考公务员、事业编后,浙江公路技师学院公路与养护专业学生邱炜琦非常振奋,“以前,技工院校学历有时不被认可。现在有了政策支持,我对未来充满了信心。”

春江水暖,最先感觉到变化的,是各大技工院校的招生办。浙江建设技师学院招生办主任叶宏臻告诉记者:“从2016年到现在,学校每年的招生规模增长超过50%。其中以培养‘数字工匠’为目标的建筑BIM设计及应用、建筑项目信息化管理等专业录取分数甚至超过普高分数线。”尽管大部分家长对学历教育依然比较热衷,但越来越多的家长正考虑为孩子“换赛道”——技能成才,人生依然可以精彩。

时代造就机遇 技工迎来高薪时代

今年5月,华峰化学股份有限公司为一线工人开出百万元年薪的消息,引来不少关注。旁人多是羡慕和惊讶,但在华峰集团党委办公室主任王升看来,这是公司产业向智造转型的必然结果,“一名优秀技工所创造的价值远超百万元,值得享受高管待遇。”

不少浙江制造企业的掌门人对此感受颇深。西子联合党委书记、董事长王水福表示,纵观发达国家制造业崛起历程,成熟的技术工人在制造业日臻完善过程中扮演着重要角色,比如原材料缺乏的德国,30%以上的出口商品是在国际市场上没有竞争对手的独家产品,就是得益于受过良好教育的技能人才队伍。

经过40多年的快速发展,浙江制造正加速向浙江智造转型,以轻工为主的产业也逐渐转向高精尖产业。如今,浙江制造业企业的装备水平、工况条件、管理水平等不断提高和改善,而作为现代工业体系的塔基——技术工人队伍的建设,却面临诸多挑战。近年来,制造业企业“缺人”现象特别是技术工人供需失衡态势明显。

王水福至今难忘,上世纪50年代,我国建立和实行八级工资制,工人的技术等级与工资等级挂钩,技艺最高超的师傅才能享有“八级工”称号,八级工待遇甚至超过厂长。许多有志青年进入工厂,技术工人间你追我赶,全国涌现技术创新热潮。

时代正在重新给予高技能人才地位和尊重。长期研究单项冠军企业的浙江大学全球浙商研究院副院长邬爱其指出,作为浙江制造业的优秀企业群体,单项冠军企业大多非常注重培养高效稳定的技术工人队伍,想法设方打通技术工人在企业的发展通路,在物质激励、职位升迁、荣誉称号等方面甚至“高看一等”,让技术工人与企业共同成长。

不少企业早已闻风而动。2018年,久立集团首次将技术工人纳入股权激励范围。获得股权激励的800多名员工中,技术工人超过300人。久立集团董事长周志江说:“我曾到德国、日本学习考察,发现这些制造强国的一线工人工资相对较高。因此留住用好技能人才,要实实在在给他们提高收入待遇。”

8月23日,华峰化学股份有限公司青年工人黄章勋像往常一样,早早来到车间巡视设备,发现故障后及时维修处理,“集团设立了‘八级技工制’,建立从一级到八级的晋升阶梯。现在大家都铆足了劲,想成为第一个年薪百万元的八级工。”

一个成熟技工的培养周期需要5年甚至更久,这段时间被称为“板凳期”,需要承受艰苦的工作环境、极大的劳动强度和不成正比的薪资水平。“八级工制度可以帮我们更好地进行职业规划,并一定程度上缓解‘板凳期’焦虑。”黄章勋说,参与企业评定后,他明确了职业发展方向,目前还在报修机械设备与控制课程。

利好政策频出 打造良好成长生态

随着利好政策的不断推出,技能人才迎来了发展的黄金时期。

高技能领军人才最先感受到了这一点。去年,绍兴水处理发展有限公司设备部经理蔡芝斌以技术工人的身份,获评浙江省万人计划高技能领军人才,享受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今年,他取得了正高级工程师职称。他带头的蔡芝斌技能大师工作室成立以来,每年从省、市、区各级政府获得的奖励和补贴已超百万元,这些资金被广泛用于技能培训、技术交流、课题研究等方面。

“各类政策正在向技术工人倾斜。年轻的技能人才,只要在各类技能比武中崭露头角,就能收获荣誉,得到社会认可。”蔡芝斌说。今年浙江推荐的全国五一劳动奖章获得者中,产业工人、其他一线职工和专业技术人员占比64.8%。其中27岁的杭州技师学院教师杨金龙,就是世界技能大赛中国首块金牌(汽车喷漆项目金牌)获得者。

人力社保部今年推出多个重磅技能人才政策。年初印发《技能人才薪酬分配指引》为技能人才带来了第一波“涨薪”利好。随后印发的《“技能中国行动”实施方案》则全方位提升技能人才待遇,从技能人才培养、使用、评价、激励等环节入手,提出了20条具体举措。浙江连续实施新时代浙江工匠培育工程、“金蓝领”职业技能提升行动,各项利好政策交织在一起,构建起全方位的技能人才成长生态圈。

首先改善的,是子女教育等现实难题。“孩子该读幼儿园了,我是一个外来务工人员,还以为孩子入学会是个大难题。没想到,鄞州产业工人有配套政策,我只要提交申请就好了。”宁波精华电子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职工陈玉莲告诉记者,今年3月,她在浙江政务服务网相关招生系统提交了孩子入学报名申请,不久后就得到回复。目前,孩子顺利入读堇天府幼儿园,离家步行10分钟路程,让陈玉莲很满意。

有着350多万产业工人的制造业大市宁波,描绘了一幅产业工人队伍建设的美好蓝图:鄞州区6900名外来产业工人随迁子女在鄞州入学、600名配偶在鄞州就业;江北区创立“工园里”职工阵地标识,打造全区职工活动“15分钟服务圈”;余姚成立“技师联盟”,镇海实施“蓝领振兴”系列工程,为企业和职工提供多样化志愿服务。

一线工人加班较多,自我提升的时间精力有限、积极性不高,一度成为影响产业工人技能提升的主要原因。在高质量发展建设共同富裕示范区的背景下,一场大规模的职业技能提升行动正在我省火热开展。今年,温州德赛集团有限公司的员工徐芳通过公司的制鞋工初级培训,获得了技能等级证书,不仅工资涨了,还能获得当地人社部门1200元的职业技能等级证书补贴。“在自己公司就能培训,大家积极性大大提高。这次有280名同事和我一起,都拿到了等级证书。”公司员工施华民高兴地说。

他们的喜悦得益于浙江技能人才自主评价办法的全面铺开,通过把技能人才的评价权交给行业企业,让一线工人在自家企业就能认定技能人才等级。今年3月,省人力社保厅联合多部门实施“金蓝领”职业技能提升行动,聚焦全省智能制造产业工人、民生服务从业人员、乡村振兴实用人才以及创业就业等重点群体,计划到2023年,全省参与培训的劳动者达300万人次以上。

与此同时,在全省各地,一批现代化技工院校正拔地而起,技工院校招生数量以平均每年20%的速度增长。目前,全省共有技工院校88所,“十四五”期间,计划新建技工院校40所,力争实现全省县(市)全覆盖。

《关于实施新时代浙江工匠培育工程的意见》中,一幅培育技能人才的蓝图已绘就——围绕全球先进制造业产业集群建设,以培育知识型、创新型、复合型高技能人才为重点,着力深化技能人才培养体制机制改革,将浙江打造成新时代工匠的培育引领之地、成长向往之地、技能创新之地。

责编:徐丽 审核:赵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