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动车SPAC热潮退去,美国造车新势力活得如何?

2022年06月17日 10:12 来源:中国青年网 标签: 电动车

日前,特斯拉首席执行官埃隆·马斯克在接受采访时放出“厥词”,称美国电动汽车初创公司Lucid和Rivian都有破产的趋势。马斯克放言称,“除非他们能大幅削减成本,否则将深陷困境,最终会像除特斯拉和福特之外的其他车企一样走进汽车公墓。”

马斯克的一席话一定程度上揭露了以Rivian和Lucid为代表的美国电动汽车初创企业的现状。彼时,Lucid、Lordstown、Nikola和Canoo等一众美国造车新势力借着电动汽车的东风、通过SPAC(特殊目的收购公司)风光上市;现在,在电动车SPAC热潮退去后,这些企业还风光依旧吗?

Rivian:股价大跌,股票遭抛售

Rivian可以说是美国电动汽车初创企业中最具潜力的,于去年11月正式上市,上市首日市值就逼近老大哥通用,一度被誉为是“下一个特斯拉”。然而特斯拉的掌门人却称Rivian正走向破产,这是为何?

今年第一季度,Rivian净亏损16亿美元,毛利率为负。季度财报公布后,Rivian股价创新低,从179.5美元的最高纪录跌至24.7美元,导致福特和亚马逊等投资者遭受巨大损失,其中福特一季度因Rivian亏损54亿美元,亚马逊在Rivian的股份也在第一季度损失了76亿美元。

随后,福特先后两次抛售Rivian 股票,共抛售约1500万股,价值约4亿美元。据悉,除福特外,摩根大通也帮助一家未透露身份的卖家出售了1,300万至1,500万股Rivian股票。今年以来,Rivian已经损失了大约四分之三的市值。

如马斯克所说,“如果Rivian在销售和交付电动汽车上继续亏损,就会面临破产,除非Rivian能筹集到更多的资金”。然而,现在资本市场对电动汽车的热情已经开始冷却,投资者回归冷静,电动汽车初创企业必须开始盈利或者证明自己是一家可行的企业,才能吸引到新的投资。因此,Rivian能否走出困境,还要看它是否能像马斯克所说的“做出重大改变或者大幅削减成本”。

Lucid:股价下跌,资金不足

Lucid的情况与Rivian类似,都已经开始量产汽车并交付,并被诸多投资者看好。

去年7月,Lucid与特殊目的收购公司Churchill Capital Corp. IV完成了反向合并并上市。去年11月,Lucid市值升至约900亿美元,超过福特汽车(794亿美元),比通用仅少约10亿美元。但现在,由于其下调了今年的生产目标,另外市场担心供应链问题,Lucid的市值较此前高峰期已下跌约四分之三,股价也较IPO当日大跌了40%。

目前,Lucid正准备推出其第二款量产车型,即售价为17.9万美元的Lucid Air Grand Touring Performance Model,这是一款1,050马力的大型旅行车,续航里程为446英里(约717公里)。

Lucid表示,该公司需要筹集更多资金,以支持其在沙特建第二家工厂等计划。去年12月,Lucid发行了20亿美元的可转换债券。彭博行业研究(Bloomberg Intelligence)的Joel Levington表示,这些债券收益并不够,Lucid可能不得不出售更多股票来筹集资金。

Lordstown Motors:卖厂筹钱提升产量

Lordstown成立于2019年,于2020年与特殊目的收购公司DiamondPeak Holdings合并上市。同年,Lordstown正式发布了第一款车型——纯电动皮卡Endurance,最初计划于2021年1月交付皮卡。但随后因各种原因,该款车的交付一拖再拖,直到现在也未开始销售。

今年第一季度,Lordsrtown公布其现金余额为2.04亿美元,而去年同期为5.87亿美元;净亏损从一年前的1.252亿美元或每股72美分收窄到了8,960万美元,或每股46美分。该公司预计今年生产和销售500辆Endurance,远远低于其最初制定的目标。

Lordstown表示,除了向中国台湾代工制造商富士康出售其俄亥俄州工厂所获的2.3亿美元收益外,该公司还将需要1.5亿美元,才能开始生产Endurance电动皮卡、完成测试,并采购材料和车辆零部件、并将其交付到消费者手中。

Nikola:起死回生,缓慢向前

Nikola成立于2014年,专注于研发和生产重型商用氢燃料电池卡车和纯电动卡车。2020年6月,Nikola借壳一家名为VectoIQ的公司正式上市,上市第5日Nikola 就在市值上完成了对百年汽车巨头福特的超越,一时之间,可谓是风光无两。

然而不到一年后,Nikola便开始负面新闻缠身,一度从“卡车界的特斯拉”沦为“圈钱的骗子”。但Nikola的故事并未就此结束,进入2022年,Nikola仍在缓慢向前。

今年3月底,Nikola开始生产纯电动卡车,4月份交付了11辆Tre纯电动卡车。在截至3月31日的第一季度里,Nikola收获了189万美元营收,但净亏损从一年前的1.202亿美元或每股31美分扩大到了1.529亿美元,或每股37美分。

不过,Nikola发布了几条积极的信息,称在今年剩下的时间能够获得足够的电池和重要零部件供应,实现今年交付300至500辆Tre纯电动卡车的目标。过去几个月,Nikola与潜在客户签署了多份购买其卡车的意向书,这表明人们对其产品的兴趣正在不断提升。

ELMS:上市不到一年,已启动破产程序

2021年6月,美国电动商用车制造商Electric Last Mile Solutions(ELMS)与特殊目的收购公司Forum Merger III Corp.合并上市。

刚上市的ELMS也曾一腔抱负,希望其电动货车能满足消费者对清洁、联网汽车的关键需求并致力于减少地面运输的碳排放。去年10月,该公司高调宣布与宁德时代达成电池供应协议,并立志于在半年时间内生产1,000辆厢式货车。然而时间来到今年后,剧情开始急转直下。

今年2月,ELMS时任首席执行官Jim Taylor和董事长兼创始人Jason Luo因股票交易不当行为辞职;3月份,该公司宣布精简公司团队,裁减约24%的员工,同时生产方面也因零部件供应短缺而陷入困境。随后,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对该公司展开了调查,涉及是否符合纳斯达克的上市规则等事宜。

上述这些事件的复合效应,使得ELMS继续运营和筹集新资金变得极为困难。在对其产品和商业化计划进行评估后,ELMS于6月12日宣布按照美国破产法第7章(Chapter 7)申请破产保护并在6月15日正式启动了破产程序。

Canoo:持续经营能力存疑

Canoo成立于2017年底,由法拉第未来前高管Stefan Krause和Ulrich Kranz创立。2020年底,Canoo与特殊目的收购公司Hennessy Capital Acquisition Corp. IV(HCAC)合并上市。

与其他初创企业不同,Canoo曾被认为颇具潜力,推出的三款车型简单实用,反响都不错,该公司独特的“滑板式底盘”和采用的汽车“订阅模式”也被认为是未来主流。然而2022年似乎是初创企业的一道坎,进入今年后,Canoo也慢慢开始力不从心。

2月份,Canoo在面临SEC调查的同时,被爆掀起管理层裁员潮,多位高管相继离职;第一季度,该公司损失了1.254亿美元,成立至今尚未产生营收;5月份,Canoo表示即将耗尽资金,在当前严酷的条件下其现金只够再维持一个季度,并且不确定是否能够在此后持续经营。

责编:徐丽 审核:赵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