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炒菜、种葱姜、做动画……岛城中小学花式劳动课让孩子“吃苦”也快乐

2022年09月21日 09:20 来源:青岛日报社/观海新闻 标签: 劳动课

学炒菜、种葱姜、做动画……花式劳动课“吃苦”也快乐

新学期伊始劳动课成为中小学一门独立必修课程 记者探访多所学校的劳动课堂 学生反响热烈

从今年秋季开学起,根据教育部新课标要求,劳动课正式成为中小学的一门独立课程,而且是一到九年级学生的必修课,每周不少于一课时。目前,青岛中小学全部开设了劳动课,并将之写入课表,一周一节。“劳动课不就是坐在教室做做手工?”“难不成还让孩子下地干活?”家长们对劳动课有疑虑也有好奇。近日,记者对岛城多所中小学的劳动课堂进行了探访。

海信学校的学生展示烘焙课上的劳动成果。

课堂上动手包饺子

今年9月开学后,《义务教育劳动课程标准(2022年版)》开始实施,劳动课正式成为中小学的一门独立课程,标志着我国劳动教育进入了以课程标准为引领、高质量发展的新阶段。其实,在劳动课正式成为一门独立课程前,我市中小学就设立了劳动课。目前全市义务教育小学阶段使用的劳动课教材是2020年推出的。记者翻阅了各年级的《劳动》课本。课本按学年分上下两册,虽然页数不算多,但内容十分丰富,除了学习家庭保洁、刷鞋、包饺子、小炒菜、制作四弦琴、制作潜水工具等各种实践内容,还有走近公交司机、体验网约车服务等体验类项目。这些深受学生们喜爱的课程,却需要老师们在备课时花更多心思,付出更多努力。

要想课上学得欢,课前先把课本“钻”。学炒菜、学刷鞋……劳动课本上的课程主题看起来简单,但想让一群只有10岁左右的孩子真正掌握,却不是动动嘴、简单演示几遍就能行的。劳动课老师备课时需要精心分析、设计教学方式,才能让学生拥有一节“沉浸式”的劳动课。以小学三年级劳动课本上的“包饺子”课为例,为了让学生了解包饺子的每一个步骤,青岛海信学校劳动课老师李慧没少动脑筋。

“今天我们学习包饺子。”课堂上,李慧拿出一大盒五颜六色的彩泥,按白色、粉色、绿色分配好,再一一发给学生。“老师,不是学包饺子吗?为什么发给我们彩泥?”看着手中的彩泥,孩子们提出了疑问。“同学们,你们知道包饺子的步骤吗?你们会擀饺子皮吗?知道饺子有多少种包法吗?”面对老师的提问,学生们纷纷摇头。“今天我们先用彩泥试手,看哪位同学掌握的包饺子方法多,包出的饺子不露馅。下节课老师准备好食材,大家再一起包饺子,煮饺子。”

为了让学生掌握包饺子的方法,李慧想过很多方法,“想过播一段讲解视频,也想过自己先带些食材在课堂上演示。但反复衡量,这些方法都不如让孩子们真正动手去做有效,于是就想到了先用彩泥进行一堂‘虚拟’包饺子课。这样既不浪费食材,又能让学生动手,掌握包饺子的基本方法。”李慧买来彩泥反复试验,“白色彩泥是‘面’,粉色和绿色的彩泥混到一起做‘馅料’。先用擀面杖把揪好的剂子擀成圆皮,再把小块‘馅料’包进面皮里,用食指和拇指一点点捏紧,一个像小耳朵一样的饺子就完成了!”一节完整、有趣的包饺子课,李慧用了近一周的时间去备课、磨课。与此类似的还有茶艺课、烘焙课……在这些精彩的特色劳动课上,为了能够激发学生的学习兴趣,老师会在90分钟的时间里放慢上课节奏,让学生真正把劳动技能学到手。

崂山实验小学(中韩校区)的学生将自种自采的食材带回家烹饪。

“小厨师”自种葱姜蒜

“做菜要用什么呀?”“葱、姜、蒜!”“没错!做菜离不开葱、姜、蒜,用它们炝锅,做出来的菜才香!”在崂山实验小学(中韩校区)的劳动课上,学生们走出课堂,来到学校的劳动基地,亲手种下葱、姜、蒜等农作物。“只有让孩子亲眼看到、亲手碰到,才能让他们真真切切地体验到劳动课的意义。”崂山实验小学学生工作部主任王莹告诉记者,劳动课的目的在于让学生们在劳动中认识新事物、体验未知世界,在探索的过程中得到成长。为此,崂山实验小学(中韩校区)在2015年建立之初,就为学生规划出一片集种植、采摘于一体的劳动基地。

“我种的姜长大了!”“我种的山楂树结果了!”根据新课标要求,劳动课设置每周不少于一节,但从学生的反响来看,这个课量明显“供小于求”。“根据季节不同,劳动课老师会带学生体验不同的种植项目,一方面让学生了解时令知识,一方面让学生认识丰富的农作物种类。”在崂山实验小学(中韩校区)宫天可老师的劳动课上,孩子们用自己亲手种植的蔬菜,在老师的指导下炒出一盘盘香喷喷的菜肴;用亲手培育的山楂果,串出一支支晶莹剔透的糖葫芦。“学生的任务是学习知识,可是知识的范围很广。”在宫天可看来,“生活”是本博大精深的百科全书,在她的劳动课上,学生能摆脱书本的束缚,用自己的双手和眼睛去挖掘这本“书”里的宝藏。

孩子们在田间体验采摘乐趣。

教学方法灵活多样

作为新开设的独立课程,劳动课的任教老师也都是“新人”——学生第一次学,老师第一次教。青岛海信学校的劳动烘焙课老师李慧曾经是一名美术老师:“也有其他科目老师兼任劳动课老师的,大部分都是实践课老师担任。大家都需要经过学科教研,才能走上劳动课的讲台。”

刚刚过去的暑假,即将教授劳动课的老师进行了近两个月的集体备课,形成了初步的劳动课教案。此后,他们结合学生所要掌握的劳动技能,各自进行二次备课,适当调整内容,穿插短视频、小游戏等。宫天可告诉记者,学校每个班的劳动课各有不同,“根据教研结果,我会在每节劳动课前咨询学生的需求,比如上种植课时,我会先统计学生近期爱吃什么、关注哪类美食,再根据学生的兴趣点扩展课程内容。”

学生们“吃苦”也快乐

都说现在的孩子怕吃苦,但有意思的是,劳动课却深受学生欢迎。究其原因,一方面是因为课程的内容丰富有趣;另一方面是可以走出教室,体验更广阔的天地。

劳动课可以在种植大棚里上,可以在烘焙厨房里上,也可以在科技实验室里上……这无疑大大提高了孩子们的学习兴趣。但这一点却令很多家长产生疑虑。“跑到外面上课,孩子听课走神怎么办?不在教室里规矩坐着,不听讲、脑子‘开小差’也看不出来。”针对家长们的问题,岛城多所学校的劳动课老师格外留意了学生们的课堂表现。

“起初我们也有这些顾虑,但后来课程开起来后发现,学生们在劳动课上的注意力甚至达到了学习其他科目时的双倍,不需要老师提醒,每个学生都能全神贯注。”在崂山实验小学(中韩校区)的劳动课上,学生们不仅能在劳动基地里采摘、种植,学校还时常从青岛农科院请来专家,在田间地头开展科普课程。看到专家带来的专业仪器,学生们谁都不肯错过一探究竟的机会。

“老师,轮到我了吗?”“到我了!到我了!”在海信学校茶艺课上的才艺展示环节,学生们争先恐后地把自己学到的技能展示给老师和家长。有的学生甚至在动手的过程中,加深了对数学、英语、语文等学科知识的领悟。劳动教育具有独特的育人价值,也构成了教育的生动样式。海信学校劳动茶艺课老师李欣告诉记者:“学科之间是触类旁通的联系,而劳动是集体力、智力、才情于一体的综合性活动,未来它也将为推进教育‘五育并举’注入关键力量。”

同学们全神贯注地上茶艺课。

既要动手也要动脑

炒菜、制琴、烹茶、烘焙……如果说小学生的劳动课旨在学习生活中的动手能力,那么对中学生而言,劳动课升级到了“大脑劳动”。

“动起来啦,太有趣了!”在青岛海信学校的创客工场内,学生们发出一阵惊呼。这里在上初中部每周二的劳动课——定格动画。“定格动画是通过图片来生成影像,需要一个拍照设备。学校为初中部所有班级配备了电子书包,每个学生都可以用学校提供的平板电脑进行拍摄。”海信学校初一学生林佳航向记者介绍,定格动画先用拍照设备记录下物体移动的过程,再将拍摄的照片连续放映,从而产生物体移动的影像。由于定格动画制作繁琐,所以作品情节不能太复杂,他和同学们需要通过短小新颖的故事来展示自己的奇思妙想。“定格动画的后期制作要把拍摄好的图片导入电脑,在软件内合并成视频片段,然后对其进行编辑修改,比如调整速度或添加元素、特效等。常用的动画软件如Ani-mate、剪映等,都可以完成。”海信学校中学部劳动老师李昭向记者介绍,从故事内容的设计到角色道具的制作,从拍摄的布局调整到后期的相关剪辑,定格动画作品全部由学生自主完成,不仅激发了学生的创造性思维与逻辑性思维,更锻炼了他们的动手能力。在这里,每个学生都是自己故事的导演。

课堂上学做蛋挞。

/访谈/

记者:你觉得学校新增的劳动课有意思吗?这门课程的成绩与升学无关,你会不会觉得没有价值?

学生:劳动课很有意思!有一节劳动课上我们学做手工花,刚好作为教师节礼物送给老师。还有一次是学做家常菜,回家我就在爸妈面前露了一手!

家长:劳动课成绩的确无关升学,但却能锻炼孩子的动手能力,尤其是对独生子女家庭来说,这门课能培养孩子的团队协作能力,学会互帮互助和分享。

记者:既然把劳动作为一门课,那期末要考试吗?怎么考?

老师:劳动教育课以体验实践为主要学习方式,需要形成基本的操作范式,建构基本模型。学生在课程中需要明确目标、熟悉工具、安全学习、规范操作、反思评价。既然是课程,就需要评价。劳动课新课程标准中的核心素养主要包括4个方面:劳动观念、劳动能力、劳动习惯和品质、劳动精神。学校的劳动课程就是基于这4个方面进行校本化设计的。新课标要求对劳动课进行综合评价,重视过程性评价,所以劳动课目前虽没有考试,但一定会对学生进行评价。

劳动课有多样化的评价方式,评价内容也是多样的。比如,学校设计了各种劳动课评价印章,在劳动过程中举行评价活动,调动孩子们参与劳动课程的积极性,这同时也是一种过程性评价,对孩子课堂表现和劳动成果及时肯定。期末总评中,会有量化评价表格,包括学生自评、同伴互评、家长评价、教师点评等,评价主体是多样的,真正激发孩子的动手能力和动脑能力,培养生活技能,让孩子更热爱生活。

/新闻延伸/

劳动课如何“打分”?

2020年中共中央、国务院印发《关于全面加强新时代大中小学劳动教育的意见》,提出把劳动素养评价结果作为衡量学生全面发展情况的重要内容,作为评优评先的重要参考和毕业依据,作为高一级学校录取的重要参考或依据。那么,劳动教育是否关乎升学?

据岛城多校劳动课负责老师表示,当前尚未将劳动评价与升学直接挂钩,因为劳动教育难以用分数衡量,更多是作为综合素质评价的一部分作为毕业或升学的相对参考指标。而根据新课标指导意见,劳动教育评价应以导向性、发展性、系统性为基本原则。因此部分受访一线教育工作者认为,劳动清单打卡是较为具体且直观的考核形式,可以赋予等级评价,关键是让每个学生从思想上对劳动教育重视起来,破除“唯分数”的观念。

评价指标应尽可能反映学生在真实情境下的劳动素养水平,劳动成果的呈现也应是多元的,能体现一个学生的整体素质。据央媒报道,劳动课独立后,提倡学校逐步完善多维度的劳动教育评价体系,如配合教纲的任务完成度、实践中的技能测试、交流对话等,将过程评价与总结性评价结合起来,如实记录进学生成长档案中。评价主体也更加多元,包括教师评价、学生自评、家长评价等。虽然评价不是目的,学生真正获得劳动技能、提升核心素养才是劳动教育的追求。劳动教育包含技能、观念、精神、习惯等多个方面,学生参与的态度、过程评价具备升学参考价值。家长也应及时给予孩子鼓励和支持,让孩子们找到劳动的乐趣和意义。(观海新闻/青岛早报记者 钟尚蕾)

责编:祁璟 审核:赵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