逸文|秋冬有感

2020年12月04日 09:57 来源:大众报业•青岛西海岸报/西海岸新闻网 标签: 逸文

徐全启

不知不觉秋天走了。秋是一个没多大脾气的季节,它予人以收获,同时让人留下念想,就像天高风清里飘着故事的云,被彩霞照着的红色枫叶,飞过果园菜地的大雁唱的悦耳歌曲……随着冬天来临,有些美丽不得不成为过往,尤其被秋风吹着乱跑的落叶,带着一种如同人到中年时的无助与悲伤。

人这一辈子也像季节交替转换,其实开开心心就好。生活中,我喜欢与朋友喝点小酒、吹吹牛,妻子却总以影响健康为由加以限制。我告诉妻子,喝酒对人也有好处,酒中很多矿物质能起到健脾开胃、缓解疲劳及软化血管的作用。她把嘴一撇:“喝酒显年轻,越喝越会疯!”说归说,我总是有主心骨的,这不,今天不管她高不高兴,我都要乐呵呵地听张大哥的“召唤”。

张大哥跟我相交三十多年,是一个让人尊敬、能放心交往的人。他年轻时当兵保家卫国,回到地方依然“是金子到哪里都发光”,人生多彩辉煌,这次是退休的他和战友们的聚会。

“来,弟兄们,今晚咱们喝个闲酒。我听孙哥说,和咱一块当兵的老王生意遇到了困难,积压产品过多,孩子结婚都没钱。兄弟有难,我们绝不袖手旁观。”张大哥说。

“对!咱几个战友各尽其心,多少不限。”曾担任过党委书记的纪大哥率先响应,“咱给老孙微信转账吧,让他回老家时转交。老孙,建个群!”“纪书记”快人快语,“我帮1000元,兄弟们随意。”

建了群,他们便争先恐后地支付起来。“老赵,你一年下来也没多少收入,尽心就行了。”在交通部门工作的孙大哥边说边支付了1000元。“唉,怪不好意思,目前我确实没多余的钱。”退役后在农村生活的老赵满脸真诚。

“我也随点。”我打开手机准备支付。“不用,不用!你只是来喝酒的,不难为你!”张大哥摇晃着双手。但我已被他们的情绪感染,“虽然素不相识,但我也想尽点微薄之力,算是缘分吧!”

“谢谢大家!酒后不要开车,建议打的或坐公交,安全又舒服。”张大哥冲着我说,“兄弟,从这里到你家可以坐308路公交车。”

“长这么大我还没坐过公交,正好体验一下。”我兴奋地说。

“兄弟你跟我一起坐吧,坐公交必须戴口罩,来,给你个口罩。”老赵中等身材,面孔让太阳晒得黝黑放亮,走到公交站时他提醒我,“旧的口罩洗洗还能用,我没舍得扔,给你的是放口袋里备用的新口罩,快戴好吧。”此时我的心中升腾起一种复杂的情愫:战友有难他没出手相助让人有点瞧不起,而现在又这么实在地给我口罩,让我心里热乎乎的。

“快戴上吧,别耽误上车。”老赵拽了我一下。“坐公交要交一块钱,正好我有硬币。”老赵边说边将硬币投了进去,“我用老年卡,这是给你投的。”

“我没坐过,不懂规矩,我找钱给你吧。”我边说边摸索起口袋,但口袋里却没有零钱。“不就是一块钱嘛,快坐好吧。”老赵边摆手边说。

就这样,我用别人的一元钱第一次乘坐了公交车。宽敞的公交车上,只有司机及一对母子——母亲抱着两三岁的孩子。许是见生人的缘故,孩子紧紧搂着妈妈,“别怕,妈妈在!”母亲温柔地安抚着孩子。“跟妈妈在一起我不怕,坐公交省了钱给奶奶买香瓜。”孩子的声音软软糯糯。眼前的一幕让我想起了小时候娘领着我,紧搂着我搭乘拖拉机赶集的情景,还有三十多年前我骑着摩托车,载着娘去赶集的故事。依稀记得娘开玩笑说摩托车比驴马都好,不用喂草就跑,随后我们开心地笑了,“娘,坐好!别怕!”我提醒娘坐好。“有儿子,娘不害怕!”娘随口回答。看着车里互相依偎的母子,我开始怀念那些与父母在一起的时光。

乘着酒兴回家,妻子的脸阴沉着,我不得不扮着笑脸套近乎,故作轻松状地讲着晚上发生的一切。

“我觉得这赵大哥人不错,没钱就不捐,自己吃不好怎么管别人?大事做不了,小事做好,随时给人帮助,这觉悟也不得了。家里穷拿不出钱不算什么,用不着充大头装爷活受罪,就应该面对现实,真实地生活。”如妻子所说,生活其实很简单,内心丰盈的人不是活在别人的嘴里。

我躺在床上辗转反侧,望着窗外的天空,星星有暗有明,不怕天气寒冷放着亮照着明。想起秋冬里我第一次欠人一元钱并第一次坐了公交,面对现实咱传承仁义——不管欠情欠钱,咱认账并记在心里,朴实有德就是好!

责编:徐丽 审核:赵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