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文学IP如何实现优质影视转化

2021年01月08日 16:01 来源:新华网 标签: 网络文学 影视

继电视剧《大江大河》赢得满堂彩后,它的续集《大江大河2》又成了热播剧。《大江大河2》的豆瓣评分9.2分,多个话题先后登上微博热搜榜。这部由网络小说改编的电视剧《大江大河2》,讲述了改革浪潮中拼搏创新的时代精神,再一次证明了优质网文IP的生命力。

从电视剧《清平乐》《庆余年》到票房大卖的电影《少年的你》《诛仙》,网络文学IP成为影视行业重要的内容源头。

“有高原,缺高峰。”网文改编精品之作稀缺,成为网络作家和影视编剧的共识。影视化作品来得快,去得也快,热闹一时,缺乏久远的影响力。

网络文学IP如何实现优质影视转化?日前,记者采访网络作家、影视编剧及专家学者,与他们探讨网络文学影视化改编未来的方向和途径。

网络文学IP能否缓解影视原创编剧缺少的困境

有多少网络小说被改编呢?“影视市场的半壁江山。”网络作家唐欣恬这样形容。从事网络小说创作十余年,唐欣恬深知,影视市场需要原创内容,而网络文学提供了丰沃土壤,“网络文学与影视市场正互相推动、彼此成就”。

数据显示,仅从电视剧集看,2015年有542部,由网文IP改编的只有73部;而到了2019年,412部剧集中有87部由网文IP改编。2020年上半年,就有57部网文IP改编作品。

北京大学网络文学研究中心主任邵燕君把网络文学比作“孵化器”,“这里有大量的IP内容,这里的作者可以转化为编剧,弥补影视缺乏原创编剧的短板。同时,这里还提供大量的读者,很多影视作品的核心受众就是由原作的‘铁粉’转化而来的。”

晋江文学城总裁刘旭东把影视原创比喻为“相马”,因为编剧要绞尽脑汁找素材,而网络小说IP影视化改编就是“赛马”,“丰富的网文类型为改编提供多样选择,很多网文本身就有热度,只要抢到改编权,就会有好的收视率和票房”。

阅文集团总编辑杨晨提到,网络文学与生俱来的商业性和贴近读者的特性,使网络文学作品的评论量不断增加。目前,过百万评论量的作品达上百部,书中的角色积累了大量粉丝。读者的评论不仅可以给作家最及时的反馈,也让他们能够提炼故事亮点,响应粉丝诉求,通过作家与粉丝共创去探索人设的可能性。这种用户反馈不仅可以为作者提供创作参考,也可以为编剧提供改编的方向。

“网络文学与影视行业的联动,以社会化文艺生产的规模效应,打造了网络文学产业化的‘中国模式’,即由文到艺、由艺到娱、由娱到产,构成了‘一条龙’的文化创意生产。”中南大学教授欧阳友权指出,其所创造的经济“长尾效应”不仅赋形中国独有的IP文化产业,还联通了文字和视频两大核心媒介,极大丰富了中国人“小康时代”的娱乐生活,把“以人民为中心”的国家导向落实到从网文创作到影视联动的全过程。

中国作协党组成员、书记处书记胡邦胜表示,网络文学重要发展方向就是IP化,今后将有更多网络文学走向影视化改编,要助推打造精品网文IP。

网络文学IP颇受影视市场青睐,但如何改编、改到什么程度应斟酌

唐欣恬是早期网文影视化改编的受益者。2011年,她的小说《裸婚——80后的新结婚时代》被改编为电视剧《裸婚时代》在当时热播。作为早期的试水者,她深知突如其来的影视化改编热潮也有很多弊端。

“大量影视公司一窝蜂地购买了过量的网文版权,难以消化,导致不少优秀网文作品没能得到应有的开发。受当时影视技术水平的制约,以及观众对新类型影视的接受度尚模糊不清,很多新类型的影视改编摔了不少跟头。”唐欣恬说。

不过,伴随IP过热后的冷却和理性,网络文学影视化改编的态势也在改变。如今,不再是影视剧单方面为网文作品提供出口,而是网络文学和影视行业互相推动。书粉与剧粉之间的交流和碰撞,环环相扣地助力了IP的热度和价值。

网络文学IP颇受影视市场青睐,但如何改编、改成什么程度,成为网络作家和影视编剧不断探讨的话题。

网络作家“鱼人二代”指出:“小说人物性格和影视化的人物性格差异比较严重,尤其是主角的性格。主角是一部小说的灵魂,是深入到读者心中的。他们对剧情细节可能记不太清楚,但对主角记忆犹新。”

“当他们看到影视剧人物和心中形象不符的时候,不满的情绪就会放大。同时,影视剧加入一些新剧情可以理解,但是过多的修改会让原著读者产生落差,导致原著书迷大量弃剧。”“鱼人二代”说。

同质化问题也是讨论的焦点。“有的影视剧火了,平台就要求网络作家写这个IP向的作品,这就导致同题材的作品扎堆,观众就会产生审美疲劳。”刘旭东呼吁网络平台要从做“农场”变为造“森林”,“做农场,就是为了产量,大量栽种同一种作物,短期效益是好的,但市场肯定会饱和。而造森林,就要保持生物的多样性,也就是鼓励作家创作不同类型的作品。”

网文创作与影视转化联动,如何实现“1+1>2”的效果

欧阳友权建议网络文学走影视化改编,要强故事性、强人物塑造、强镜头感。“网络小说的‘硬核’是讲一个好故事。网文故事不仅要有波澜,有起伏,有惊心动魄的冲突和脑洞大开的桥段,还要求具备一定的稀缺性,有很强的辨识度;并且故事情节的外壳要能与当下的社会现实和大众心理相对接,与年轻受众产生共情,才可能成为头部IP。”

“适合影视改编的小说一定要有成功人物形象,要有主角光环,人物的鲜明个性和作为能产生打动人心的艺术力量。先有‘人’再立‘文’,影视创作才有腾挪的空间。同时,文学是语言艺术,影视靠视听表达,文学文本如果有了镜头感,将有利于影视创作。”欧阳友权说。

不止要有好的故事,也要有精湛的改编能力。“对影视二度创作而言,有了好故事、好文本,还需要迈过两道门槛:一是改编,二是制作。”在欧阳友权看来,超级IP的改编要更多地尊重原著,因为它们的“原著粉”往往多于“路人粉”,若改编得面目全非必然挨骂,为规避风险,让作者参与编剧不失为可选之策。影视制作涉及的环节很多,而最根本的则是要有精品意识和工匠精神,只有“制作精良”才能表达“思想精深”、体现“艺术精湛”。

邵燕君建议,网络文学影视化改编应与时俱进,凸显主流价值。去年热播的电视剧《庆余年》,原著是2008年的作品,对它的改编就要加新的流行元素,因为受众已经变了。所以,电视剧中就增加了很多喜剧元素,给观众很多惊喜。

近两年,现实题材集中发力,出现了一批叫好又叫座的作品。《沉默的真相》《都挺好》《亲爱的,热爱的》《小欢喜》等成为现象级IP,掀起了广泛的社会讨论。

中国作协网络文学中心研究员肖惊鸿指出,相对传统作家来说,网络作家书写现实题材,在故事上更有优势,更容易获得IP红利。现实题材影视剧的海外走红,也为网络文学现实题材创作打开了一条通途。

短视频时代,短内容、快周期成为新的视听模式。凤凰互娱总裁赵云认为,时长短、快节奏、短内容更适合当下用户碎片化的阅读习惯,微网剧、微电影会满足当下用户的喜爱,网络文学平台也正在寻找“短”的商业模式。网络作家也应适应短视频时代,摸索新的创作方式。

(记者 刘江伟)

责编:祁璟 审核:赵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