逸文|父亲

2021年01月29日 10:03 来源:大众报业•青岛西海岸报/西海岸新闻网 标签: 逸文

张成丽

父亲是一个外表严厉又内心慈爱的人。

儿时的记忆里,父亲高大、威严、不苟言笑,我们和他之间仿佛隔着一条河,只能远远地看着,却无法靠近。

父亲对我们要求很严,总是教育我们要力争上游,做一个努力向上、胸怀大志的人。“只有知识上富有,才可以享受心灵上的满足。”“读书可以使人眼明心亮”“鸟欲高飞先振翅,人欲上进先读书。”父亲常这样说。

长大后,我渐渐懂得,父爱虽不如母爱那样体贴入微,却同母爱一样无私、伟大,它默默积淀,存在于无形之中,只有用心的人才能体会到。

有一年,小弟离家去济南工作,仲秋节不能回家。尽管有些遗憾,可当时不太懂事的我们只顾各自玩乐,并没有多少伤感难过。晚上,全家聚在一起,吃着美食赏着月亮。突然间,父亲望着夜空中金黄的圆月,端着酒杯的手停在半空,犹豫了一会儿又轻轻放下,沉默着低下头。当他再抬起头时,眼里竟噙满了泪水,哽咽着说:“也不知道你们小弟这会儿吃饭了没有?”听了这话,我的心猛地抖了一下!这一刻,我深深地感受到,原来在父亲威严冷峻的外表下,有着一颗无比慈爱柔软的心,他的心思其实比谁都细腻啊!父爱如山,敦厚广无垠;父爱是雨,润物细无声。

我结婚那年的元旦,母亲因突如其来的疾病离开了我们,一个幸福的家庭从此蒙上了悲伤的影子。父亲更是无法接受母亲的突然离开,高大坚强的他一下子苍老了许多。虽然他在我们面前从未诉苦,可在陪伴他的那段日子里,我半夜醒来常会看到他房间里的灯亮着,浓浓的烟味弥漫整间屋子。父亲变得更沉默了,常常一个人呆呆地坐着,一言不发。后来,我的孩子出生,他来我家帮我带孩子,脸上才渐渐有了笑容。再往后,父亲在城里买了房子,每到周末我们都去陪伴他,一家人一起喝点小酒,聊聊家常,打牌下棋……久违的幸福终于又回来了。

父亲爱旅游,退休之后他去了很多地方,可一直没坐过飞机。2014年,父亲对我说:“等你们放暑假后陪我出趟远门吧,我也坐坐飞机,以后就不出远门了。”于是我们就陪父亲去了韩国。这是父亲第一次坐飞机,也是第一次走出国门,他非常兴奋,每到一个景点,都会让我们给他拍照留念。我们陪着父亲尽情地欣赏异国风情,品尝各色美食,那是一次完美的开心之旅。回来后很长一段时间,父亲都沉浸在兴奋激动中,不时会和人谈起自己的韩国之行。树欲静而风不止,子欲养而亲不待。有很多事情能做的时候一定要去做,否则可能永远没有机会了。

父亲69岁那年,让我们给他摆一桌生日寿宴,说是要过70岁的生日。尽管很是不解,我们还是顺从老人的心意,把亲朋好友请到一起,欢聚一堂庆祝生日。不知是不是冥冥之中父亲对自己的生命已有预见,他真的没有等来自己70岁的生日——在离70岁生日还有不到一个月的时候,父亲在某天深夜心脏病突发,离开了我们。

日升月落,父亲去世已经四年了。时间永不停歇,一千多个日日夜夜,我无时无刻不在思念着亲爱的父亲,在每个太阳升起的清晨,每个皓月当空的夜晚,我的思念随日月一起升落不息。

责编:徐丽 审核:赵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