逸文|老屋·老街

2021年01月29日 10:05 来源:大众报业•青岛西海岸报/西海岸新闻网 标签: 逸文

单玉芹

周末回娘家。

和家里人一通忙活到饭点,小侄子一早窜出去玩还没回家,我去他经常去的村北转了三个圈没找着他,心想,等他回来就踹他两脚——我们姑侄俩爱开玩笑。一边想着,我一边又从村中的大街往南寻。

结婚之后,我回娘家的时候很少走这条街,身处其中,感受到的全是满满的回忆,苦涩的、甜蜜的、泼辣的……现在,这里荒凉一片,只有老房子、老街,却没有了记忆中那些或可爱或慈祥的面孔。

我慢慢地走,不知不觉到了一个曾经熟识的长辈家的院外。她家院子里曾有的栗子树早已没了踪影,只有几棵弯曲的槐树和几垛柴草。院子里的柿树因无人打理,柿子小如鸡蛋。枝叶杂乱地伸出院子,人一伸手就可以摘到柿子。我刚要伸手,耳边响起了奶奶的说话声:小嫚儿,这些还不熟,不好吃。等让你爷爷摘下来捂熟了再吃。我立刻回头张望,可周边只有老街,老屋和南边传来的喇叭声,哪里有人说话?

记得儿时我常和小伙伴在这个有四间屋大小的地方玩到天黑。那时人们都早早地回家吃饭,大街上没人也没路灯,只有旁边房子里会透出些影影绰绰的灯光。我不敢回头,抱紧双臂快步往家走,总担心草垛里会钻出可怕的鬼怪把我拖进去。第二天经过这里时,免不得四处张望,却只见草垛和玉米秸。其实,哪里会有鬼怪?!鬼怪从来只存在于人心。

就这样,我带着回忆的思绪径直走到了最南边的岔路口,仍然没有看到小侄子,可能他已和我错过,回家了。这里距离我家也就不过200米的距离,我却觉得像是走了半辈子——我懵懂的童年,莽撞的青春,就这样走到了身后,不再回头。

转身,我背着阳光往回走。青砖石头墙红瓦房,小时候觉得高不可攀的房屋院墙如今已与我一般高,垫高脚尖就可以看见院里的一切;曾经宽阔的老街现在看来却只是一条窄窄的巷弄——一个人走可以大摇大摆,两个人并排正好,三个人就挤挤挨挨。

走在老街里,影子被阳光照在了身前,思绪在回忆里走了一个来回。

责编:徐丽 审核:赵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