逸文|写在时光五十

2021年03月05日 10:04 来源:青岛西海岸报 标签: 逸文

■ 龚维礼

人生百岁,五十而半。不经意间,人生就到了这个当口。像忽然觉悟一样,有了对自己的审视。

十岁,是初生的未来。那时候的出生叫添喜,可是当孩子一个一个多起来时就成了父母亲的愁苦。刚一隔(断)奶,就赤脚光腚地乱窜,鸡飞狗跳。如果一下子能长到十岁就省心多了:知冷知热,像小猫小狗一样饿了就自己找吃的;偶有懂事的主儿还会承上启下地照看弟妹。

二十岁,是十岁的未来。依稀记得,想快快长大,像哥哥们一样能挎上绣有“红五星”和“为人民服务”的绿书包上学。常把书包带顶在头上,大步向前,书包撞在小腿肚子上,一步一个趔趄。上学了,野小子们多了学校和老师的管限。八九点钟的太阳,端坐在简陋的教室里,面前墙上一排红色醒目的大美术字:好好学习,天天向上。下面是几块木板拼成的黑板;后面墙上一排大字是:团结、紧张、严肃、活泼。此时的未来都是这样的:手持钢枪保家卫国,学雷锋做社会主义接班人,当拖拉机手开着东方红推土机,当科学家,做技术员。

三十岁,是二十岁的未来,没有“颜如玉”和“黄金屋”。一路苦学,狼狈退场,没有进入大学的殿堂,没有走上神圣的讲台,也没有成为文化人。而立之年,在印刷厂里立足,奉老教子,如履薄冰,小心翼翼。

四十岁,是三十岁的未来,没有发财,也没有出众的建树。育有一子,欣然成长,一家三口平淡度日;收入微薄,没有给老人提供丰厚的给养,但也未敢有疏离和怠慢。

五十岁,是四十岁的未来,没有功名和成就,亦未发达。一切都在裹挟中激荡,不敢抬头看天,也不愿望足生叹。望峰息心,苟且于一室,亦书,亦茶,亦文;不求闻达,但为一室之主。

有知有觉的五十岁忽然来到眼下,不为过往而庆幸,也不为未来而忧患。从今后,明白自己,做好自己,找回快乐的心,干好要干的事儿,不论得失短长。同行就共同欢乐,孤身一人就守住清静。五十后的风景一样绘声绘色,望峰高呼,为自己喝彩!

五十岁前是正向活法,五十岁后是反向活法,把五十岁当百岁的最后一天活。相信未来的每一天都会充实而具体,因为失不再来,已经没有太多的时光可供挥霍。祝福五十岁,庆幸有清醒的五十岁。五十岁加油!

责编:祁璟 审核:赵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