逸文|我的故乡西海岸

2021年03月19日 10:10 来源:大众报业·青岛西海岸报/西海岸新闻网 标签: 逸文 青岛西海岸报

我是青岛人。我的故乡,在与青岛一湾海水之隔的西岸——辛安街道西的一个小山村。我孩童的记忆里,每年春节都会跟随父亲回老家。

天不亮,就动身。从小港码头乘坐客货轮船,到大海对面红石崖一个叫“大石头”的码头下船。有时潮水低浅,货轮不能直接靠岸,船上的客人只能通过一只舢板摆渡。从轮船到舢板有高低落差,为方便客人下船,船工会在货轮与舢板之间,搭一块木板,看着木板下晃动的海水,年纪小小的我总会迟步不前。幸而有父亲的鼓励,有船工大叔的辅佐,才没有像担心的那样掉到海水里。上了岸,走过一条蜿蜒的上坡路,父亲就朝西面一指说,走,我们回家。

于是,我就跟在父亲身后开始了二十多里路的漫长步行。那时没有公交车,马路就是沙土路,宽宽窄窄的,路途中会经过大大小小的村庄。农村的气息让我这城里娃充满好奇,拽着父亲问这问那。当时,我尚年幼,走得累了,就扯着父亲的衣角借力,再累就央求停下来歇息片刻。那时觉得这路真长啊,总也走不完。爷俩走到家,总是日落西暮。

随着老家骨亲的逝去,故乡,我已多年不曾回归。

再次踏上故乡路,是因为文学。许是对这片故土的眷恋,我参加了家乡文学社组织的许多文学活动,参观了琅琊台酒业集团和金沙滩啤酒城,嗅着浓郁诱人的酒香,我醉了,为家乡有这样的美酒而陶醉。我还曾徜徉在西海岸的数条大道,看着一幢幢透露着现代化气息的高楼大厦,错落有致地矗立在家乡的土地上,让人不禁感慨:那些几十年前我所熟悉的小小村落,都去了哪里?夜间的西海岸更加迷人,马路两旁各种造型的灯箱五颜六色,高楼上的霓虹灯闪闪烁烁,让整座城市变成灯火通明的不夜城。我不由得再次感慨:这个叫做西海岸的地方,已然是一个出落得亭亭玉立的青春女子,她伫立在即将腾飞的大青岛的前沿,热情地迎接着五洲四海的朋友嘉宾。我骄傲,这是我的故乡。

当然,我最开心的是,现在到西海岸来,已经可以有多种选择:有可以载车的轮渡,有可以驱车观景的跨海大桥,更有我喜欢的隧道公交车。不远的将来,连接东西两岸的地铁又要开通,那样更方便更快捷。忽然想起童年故乡路,我得徒步长行,竟是那么遥远,就像一个梦。而今的西海岸,是一座青春洋溢的新城。我愿意叫上家人,搭乘方便的交通工具,常来走走看看我这一日千里的故乡。西海岸,我的故乡啊,你已经变了模样。

(韩松礼)

责编:刘宏超 审核:赵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