逸文|知交半零落

2021年03月19日 10:13 来源:大众报业·青岛西海岸报/西海岸新闻网 标签: 逸文 青岛西海岸报

年岁渐长,每每独自和家人过年,仿佛都是罪过。从三姑六婆的围堵中厮杀出来,松了一口气的同时,也越发惆怅——一年年过去,我们很多人却依然孑然一身,这如何不让人感叹。

从什么时候开始,日子变得越发不禁过了呢?记忆里小时候一起长大的伙伴们,再也不像从前那样在一间屋子里挤得满满当当,亲密无间地笑闹了。那个没有互联网,说话基本靠喊的年纪;三五成群地聚在一起,玩着手中的游戏机,热血沸腾的日子;打开录音机,疯狂地跟着节拍乱跳的时期……就这样静悄悄消失在光怪陆离的生活里。

那些小时候一起玩耍过的街巷、河流,如今再也找不出一丝过去的痕迹;攀爬过的大树和墙壁,已不复存在;就连曾经呆过的学校,也只留下满园的荒草,如烟尘般消失在空气里。就像做了一场梦,梦里朗朗的读书声,宽阔操场上挥洒的汗水,所有的记忆被装在一个个五彩气泡里,用手轻轻一碰就幻灭。

如今,多年不见的老友相见,寒暄过后便只剩尴尬的沉默。彼此的境遇不同,层次渐显,所能谈论的也不过是曾经那段一起同行的路。并且随着时光流逝,剩下的那点共同话题也会被愈发深刻的分界线切割地支离破碎。

曾经约定好的相聚,开始每一年都会缺那么一两个,慢慢地越来越少,最后就只剩了自己。一次次的相聚里,有人结婚,有人生子,甚至开始有人离去,忍不住心痛、惋惜。曾经的知交散落在各地,像风一样将属于我们的青春吹散,不留一丝痕迹。

有人说,当你开始喜欢回忆从前,喜欢听老歌的时候,那就是老了。是啊,一晃眼,快进入而立之年。时间竟过得如此之快,仿佛前一秒我们还依偎在父母身边撒娇、淘气,眨眼就已成家立业、结婚生子,这变化快得让人措手不及,生生变成无端从心底生出的酸涩。

我只希望,时光能慢一点,再慢一点,把散落在风中的青春,全部收归心底,可以让我将它刻画得更加令人难以忘记。当老去的时候,可以闲散地坐在温暖的阳光里,一边微笑,一边回忆。

(钱晓敏)

责编:刘宏超 审核:赵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