逸文|把时光留住

2021年04月09日 10:36 来源:大众报业·青岛西海岸报/西海岸新闻网 标签: 逸文 青岛西海岸报

这是一本久未谋面的老集邮册,皮面已破损,里面的邮票一个个套着塑料袋,安然地躺在那里,隔着岁月眨着眼睛与我对望。不由想起那些为邮票奔忙的日子,十余年的心血啊,每一枚邮票背后都藏着一个故事。抚摸着这方寸之间的岁月年轮,想起淘换这些小东西的日子,嘴角不由浮起一丝笑意。

一直喜欢收集一些小玩意儿,也许这是女孩子的天性使然。不只邮票,小时候还特喜欢收集各色毛线,用来扎头发。过去,女孩子就稀罕这种头绳,谁收集的多就会无比傲娇。看到电影《白毛女》中杨白劳为喜儿扯上二尺红头绳并扎头发的镜头时,我与喜儿一样兴奋雀跃。那时,那些走街串巷的卖货郎的担子里的针头线脑,对我们总是有着极大的诱惑力——感觉那担子简直就是个百宝箱,无所不有,即使饱饱眼福也是极大的满足,我最喜欢的莫过于那一扎扎红红绿绿的毛线。

后来有了皮筋,对毛线的热情就渐渐褪去,毕竟还是皮筋扎头发更牢靠。那时的皮筋五颜六色,分外好看,每个女孩手里都会有一把,闲来没事,互赠互换,别有趣味。

收集糖纸也持续了几年。那时还是物质贫乏的年代,能吃到糖的机会少之又少,后来生活好了,糖果不再是稀罕物,这个爱好便也不了了之。回想起来,当时真是细心,那些从各种渠道得来的塑料糖纸经过水洗、压平,夹在旧书里,闲暇时随手翻开赏玩一番,都会有种绝美的享受滋生。尤其有的糖纸上残存的甜香经久不衰,嗅着那丝时隐时现的甜香味,似乎也能一解难以实现的馋欲。直到现在,那甜香好似犹在,每每闻过,嗓子眼里的甜腻还是会飨舌津。

糖纸之后,又收集过一段时间的烟盒。特别喜欢烟盒里面那层泛着光灼的锡纸,那金的银的锡箔闪耀在幼小的心灵里,简直是真金白银般的珍贵。火柴盒、挂历、明星的照片贴纸、明信片……无一不藏在我成长的道路上熠熠生辉。如同沙滩上散落的贝壳,在阳光的照耀下闪闪发光,每每想起,心里都是暖暖的好。

再长大一点,喜欢上了设计感夺人眼目的衣服和饰品,喜欢鲜衣怒马,喜欢衣不惊人死不休。翻开相册,老照片里一条上紧下膨的喇叭裤,一款秋菊式的爆炸头,一袭牛仔毛寸,一簇俨然“假小子”的露耳短发……这也许就该是青春应有的样子,有点狂放,有点叛逆,有点不羁……想起来也算得青春无悔,没什么不好,至少是我的青葱履历。

收集旧时光,细数那些寥若晨星的美好记忆,想来也没有辜负了好时光,这些记忆里的“火花”时不时地跳将出来,温润着岁月,让我皱纹难挡的嘴角不时地会心一笑,也算是终得其所了。

生命中总有一些美好,在别人看不到的地方,会于某一瞬间,浮起在你的眼里、你的心里,还有你不经意的一笑间。

(薛素爱)

责编:刘宏超 审核:赵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