逸文|诗两首

2021年04月09日 10:38 来源:大众报业·青岛西海岸报/西海岸新闻网 标签: 逸文 青岛西海岸报

写给九上的诗

我拿起笔

想写一首诗给你

却发现言词晦涩

你若现若藏

传闻你怀抱九曲山路

因此我遐想你的名字

或藏有九重深意

就像九思,九歌等

不过是个村子呀

你说

你看,多么美

偌大的生活

一坡一街一院也就够了

不要相信烟霞

目光会渐渐渺茫

未知远方何处

诗和星辰不都坠落此地

我忽然笑了

云天不过九重

你却也在九上之间

那么

远方即是我在啊

只是没能发现罢了

那些寥廓的向往

后来都落在了花木草石

及纸笔之间

(徐晓梅)

一排石磨

成了人们脚下的路

我不忍心把脚放上去

那是母亲的青春

那是母亲的累

我的眼前浮现出

母亲推磨的样子

无论清晨还是傍晚

亦或夜深人静

一根木棍横在母亲的腹部

母亲艰难地一步一步

我和姐姐

接过母亲手里的磨棍

姐姐能看到磨眼

我能看见簌簌而下的面

母亲抓了一把面说

粗了粗了

母亲又把面磨了一遍

石磨磨的是

母亲难熬的岁月

岁月绕着石磨转

石磨把岁月磨成了面

母亲再也拾不起磨棍

也不愿意撵石磨出门

母亲的院里

一磨,一老人

(赵岱青)

责编:刘宏超 审核:赵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