逸文|我和我的大珠山

2021年04月16日 10:11 来源:青岛西海岸报 标签: 逸文

■ 杨小白

大珠山是座山,却是我眼里的乡愁。每每漂泊在外望不到家乡的时候,闭上眼,就会觉得高耸的大珠山就在眼前晃;会觉得穷尽了思绪,就能看到岚岫和家的炊烟;会觉得归心会化成归云,带着舒缓的背景音,沉入你万年不变的从容。

大珠山没有花的时候,只是一条路,弯弯绕绕渡登山人的孤独。有花的时候,是喧闹,花枝上有时光的淬炼和游人的笑,还栖息着精巧的诗句。诗里有过往,有那些不遗忘。

曾几何时,曼妙如你,走进心里,走不尽漫漫的欢乐,相约走进山里,缠绵回旋在山峰和山谷之间,写下过一个大大的、飘逸的爱情,那么美好。

你一身短衣轻纱,宛若山之南、水之畔那个传说,你轻声细语,却是百灵清唱,一曲美妙误了流云。你说,一起并肩攀爬吧,伴着真爱,数着石阶,多好。我笑了笑,发现暖色调的阳光恰好强调了你微微上翘的嘴角,调子的立体感刚好让我陷入谜一样的深恋。走吧,这就是理由,爱你,我的大珠山!

蜿蜒而上,你是时光里最美的韵律,每一步都是一个响亮的音符,我用耳朵听出了一路欢歌,也品出滋长的眷恋和不舍,心的碰撞是琢玉,雕琢出环佩叮当,芷兰环绕。然后,爬累了,细汗在你脸上晶莹透亮,像一块温玉沾了秋露。头枕着我的肩膀,长发如瀑,你说:你看,山谷里奇石壁立,为什么小树攀援不止?我说,那是生命无言的告白,不用山盟海誓,依偎才是深情的起点。你依偎得更紧。你说:你看,远处天海相接,怎么分辨渔船在人间?我指了指远处:晚一会儿会有满天星星装满船,小傻瓜,那就是天上,不远。你笑了,漫山有了滤镜后的清透。我们依偎着,撑起一簇白云,数着太阳的脚步,静静相守,守着大珠山赐予的脉脉温情。

后来,我们离开了大珠山,离开了家乡,我失去了山风,也找不到了那一袭长发。每当孤单走过落日,像风湿遇到阴天,会有一种噬骨的痛楚。我想家乡的炊烟了,我想那个季节了,我想那个大珠山了。我寻一处四处无人的荒原,大声喊:你在哪?我竟然依稀听到大珠山空谷回音里有百灵的欢叫。

眼前的日子有匆忙和慌乱,而回忆虽然沾附了前尘,却有从容加持,慢慢捻开旧时光,偶遇那一道道深痕,酸楚不知从何而起,却往往,止于潸然泪下。


责编:祁璟 审核:赵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