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家精解丨尚同:原始的民主集中制

2021年04月20日 09:48 来源:大众日报 标签: 尚同

Page20210420-12-a561571f-3f50-3856-8b0b-a15fcba4a323.jpg

尚同:原始的民主集中制

——解读墨子之五

“尚同”,即上同,指言语行动一同于上。“一同天下之义”的“尚同”,对墨子思想的推行具有十分重要的作用。对墨家学派来说,“尚同”是墨家学派的组织纲领;对国家来说,“尚同”是墨子关于政权运行的制度设想。有了“尚同”这一组织制度,墨子的各种主张,才能得以顺利推广施行。

“尚同”蕴含着墨子的国家起源说。《尚同》上中下三篇,均认为原始社会天下之乱,是因为社会的无政府状态:“古之民始生,未有正长之时”,“一人一义,十人十义,百人百义,千人千义”,每个人思想都不同,导致人与人不相爱:“天下之百姓,皆以水火毒药相亏害”。既然“天下之所以乱者,生于无政长”,那么就要“选天下之贤可者,立以为天子”。“故古者建国设都,乃立后王君公”。墨子认为国家是治理天下之乱,是社会秩序化的需要。这是墨子的国家政权起源说。

“尚同”是原始的民主集中制,其实它包含着两层含义:一是选贤,一是上同。

选贤是上同的前提,和墨子的“尚贤”主张直接相关。墨子认为首先是立天子要选贤:“是故选天下之贤可者,立以为天子”(《尚同上》);“是故选择天下贤良圣知辩慧之人,立以为天子”(《尚同中》);“是故选择贤者,立为天子”(《尚同下》)。墨子这种主张,在封建世袭“家天下”的背景下,可谓惊世骇俗,大逆不道。虽有其先进性,却超越了时代。这恐怕也是墨家学派不受统治者待见的原因之一。墨子认为其次各级正长也要选贤:“择其国之贤者”,置立“三公”、“诸侯国君”以辅佐天子,同时选天下贤能之人,任“将军”“大夫”“乡长”乃至最基层的“里长”。因为各级“正长”都是选贤能者担任,所以,里长为里之仁人,乡长为乡之仁人,国君为国之仁人,一直到天子。这是墨子设想中的选贤任能的政权形式。墨子所说的“贤”,是符合民意的“贤”,具有原始的民主之义,可谓民主的萌芽。可是,天子如何选,贤如何选,墨子始终没能拿出可行的办法,离真正的民主选举还有很远的距离。由天意来选天子,再由天子层层选贤,将参与政权管理的希望寄托在权贵身上,本身就是平民式的幻想。

在各级正长选贤任能的基础上,墨子着重强调的上同,是一种高度集权的形式,是思想上、政治上、行政上的高度统一。在思想上,墨子强调“天子之所是皆是之,天子之所非皆非之”,即把思想全部统一到天子身上,统一认识,统一是非标准,以天子的是非为是非,由天子来一同天下之义。在政治上,墨子强调政治上的统一:“里长顺天子政,而一同其里之义”,并“率其里之万民,以尚同乎乡长”;乡长“率其乡万民,以尚同乎国君”;国君“率其国之万民,以尚同乎天子”,“举天下之万民以法天子”;天子则上同于天。在行政上,墨子强调政令统一:“上同而不下比”,即下级与上级同心,万民与天子一意;臣民不得有异心,更不得结党营私。对服从上级的人,上面就赞赏他,下面就称誉他;对结党营私的人,上面就诛罚他,下面就谴责他。“治天下之国若治一家,使天下之民若使一夫”,如臂使指,则天下大治。

对于上同,还有几点要求不可忽视:一是尚同的目的。墨子认为,古时候设置行政长官,是用来治理人民的,而不是让他们放纵逸乐的。尚同的目的是上同于天,“顺天之意”“为万民兴利除害,安危治乱”。统治者“爱民谨忠,利民谨厚”,才能“王天下”。二是尚同要重民意。“上之为政,得下之情则治,不得下之情则乱”。统治者要明白老百姓的善恶。墨子的集中统一,是在民意上的集中统一。如果违背民意,独断专行,则“国众必乱”。三是尚同的监督匡正问题。墨子提倡臣民监督进谏。对上下级的功过,“上有过则规谏之,下有善则傍荐之”,上面有过失,就应该规谏,下面有好人好事,就应当广泛地推荐。上有过而不谏,也应该受惩罚。对政策的良善与否,百姓“闻善而不善,皆以告其上”,“上下情为通”,畅通进言的渠道。如果臣民不敢进谏,闭口不言,是国家大患,国家就危险了。可见进谏监督是尚同的重要内容。

尚同是墨家学派的组织纲领。按尚同主张建立起来的墨家学派,有严密的组织,严格的纪律。其首领称为“巨子”,下代巨子就由上代巨子选拔贤者担任。譬如禽滑釐、孟胜、田襄子等墨家巨子,都是选贤者担任,而不是据血缘关系世袭。与其他学派关系松散大不相同,墨家正是因为有严密的组织,才有很强的战斗力。据《淮南子·泰族训》记载:“墨子服役者百八十人,皆可使赴火蹈刃,死不还踵,化之所致也。”《墨子·公输》篇记载墨子为止楚救宋,派禽滑釐等三百弟子替宋国守城,迫使楚王放弃了攻宋。也正是因为有严密的组织,墨家学派才能兴盛一时。

可惜成也尚同,败也尚同。秦始皇一统天下,绝不会允许墨家学派这种半军事化的组织存在。这也是墨家学派衰微的原因之一。

回溯历史,看看董仲舒的《举贤良对策》,其“天人感应”之说,完全脱胎于墨子“天志”思想;其“大一统”之说,则有墨子“尚同”的影子;而其“罢黜百家,独尊儒术”之策,则把墨家学派等诸子百家扫到了角落。这也是一种传承吧。

“尚同”和“尚贤”一样,也被墨子视为“政之本”,而且是“治之要”。可惜现代学者更多关注墨子的“尚贤”思想,而对墨子的“尚同”思想研究不够。虽然现在墨子的“尚同”思想已被更为先进的民主集中制的体制所取代,但它原始的关于政权组织的开创精神,具有超越时代的先进性,尤为可贵。

(作者:张庆军,系滕州市墨子研究中心副主任)

责编:刘宏超 审核:赵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