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奇谭》火了,“小妖怪们绝不会止步8集”……

2023年01月15日 15:02 来源:中新社微信公众号 标签: 中国奇谭

“‘中国小妖怪’的故事绝不会止步于8集。”

这是上影集团董事长王健儿在上海市人大期间接受媒体采访时透漏的一则消息,消息一出,全网争相转发。

原因只有一个,《中国奇谭》太火了。

这部动画短片集,由上海美术电影制片厂和哔哩哔哩联合出品。历时两年创作,于2023年元旦上线,仅上线一周播放量就突破4000万。疯狂刷屏的弹幕和流窜于各大社交平台的“自来水”们,无一不对影片交口称赞。在豆瓣上,7W多人打出了9.5的高分。而B站内部评分更是高达9.9。

“太美了,中国动漫崛起了”“我好像在里面看到了自己”……

奇谭,在世界上任何一种文化中都是重要的存在,不仅仅是简单的善或者恶,而是人类对未知世界的想象,更是人类精神世界的一面镜子。

这部中式奇幻短片集由8个奇谭的故事组成,有在西游庞大背景下的小野猪妖,“打工人”熬夜赶工、脱发等遭遇掀起全网共鸣;改编自古代志怪小说《续齐谐记》的《鹅鹅鹅》,货郎在鹅山与瘸腿狐狸公子相遇后的“套娃”怪象引发网友争相解读;雪山深处那只想和获得人类认同的小狼林林,让网友们看到了那个为了融入人群而拼命努力的自己……

诞生:用新作品致敬中国动画新百年

1922年,上海万氏兄弟制作了我国现代第一部动画广告片《舒振东华文打字机》。

上美影在中国动画史上同样功不可没。我们童年记忆中一系列的经典动画作品均出自上美影,中国首部剪纸动画片《猪八戒吃西瓜》(1958),中国首部水墨动画片《小蝌蚪找妈妈》(1960),中国首部彩色动画《大闹天宫》(1964)等等,剪纸动画片《葫芦兄弟》更是成为一代人心中的经典。

时值中国动画百年,如何致敬?

上美影从两年前就开始寻找方向。当时陈廖宇也有根据特定主题策划动画短片系列的想法,在交流之后,双方“一拍即合”,诞生了制作《中国奇谭》的想法。

想法有了,如何实现?

为了让短片集的视角尽可能丰富,上美影和陈廖宇在策划阶段就有意识地追求多样,注重形成导演团队在创作、视野上的差异性,找到各个领域内的佼佼者,让他们发挥自己擅长的美术风格。

这才有了二维平涂风的《小妖怪的夏天》、素描写实的《鹅鹅鹅》、剪纸定格的《小满》、偶片定格的《玉兔》……浓厚中国特色的绘画风格、中国传统工艺剪纸等传统手法完美融入动画的视听表达中,淋漓尽致地展现出国产动画镜头技术的传承与创新。

对于分集导演们来说,如何利用技术讲好中国故事,做出新的突破,也是重中之重。

《林林》导演杨木表示,虽然大家主题、表现形式各不相同,但每隔一段时间就会聚在一起,聊聊进度,相互提提意见。

制作:用新技术呈现民族文化新韵味

“当时总导演找到我,说我们现在缺一个纯三维的片子。我一听,压力还挺大的,因为三维动画要想做出突破,其实比二维更难。”杨木回忆。

三维动画相信大家知道,《功夫熊猫》的阿宝、《疯狂动物城》的尼克和朱迪……如何用观众心中已经根深蒂固的三维动画做出中国韵味,杨木思忖良久。

“我们能不能只提取古人看待事物的方式以及他们的审美核心,运用到三维动画中去,我认为这是一个比较重要的尝试。”

基于此,《林林》在制作中很多的处理方式和以往完全不同,低饱和度、低反差的画面、弱化明暗交接线……

“在背景的处理上,我们用了一些借鉴了一些中国画的这种散点透视的方式,而且在很多场景上加了一点点笔触的效果,它就会让整个画面呈现出来,跟我们常见的三维感觉很不一样,它有一点水墨的感觉,但它又不是一个纯的那种水墨动画。”

杨木还故意抽帧,在某些段落,把普通三维的每秒24帧调整成了12帧,去营造留白的氛围和手工的拙感。“这个就很像我们古人的一些处理方式,他不会去考虑这种我的动感,它反而是一种更安静、更有韵味的状态。所以我们这次也是进行了一个尝试。”

《小满》作为使用传统剪纸动画技法制作而成的影片,导演陈莲华表示,“为了增加影片的生动气息和真实感,制作团队反复沟通,琢磨与尝试。为了更好地呈现出水的质感,一分半的镜头足足拍摄了一个月。”拍摄影片的摄影台更是陈莲华、周小琳两位导演根据赛璐璐时代的动画摄影机原理,用有限的材料复刻而成。

寻根:用共鸣传递情感力量

《中国奇潭》之所以能火出圈,更为重要的一点是,它能够引起新时代年轻人的共鸣。

《小妖怪的夏天》里,“小猪妖”的世界就是我们每一个人现实生活的缩影。小猪妖面对人生选择题时踌躇无措,但依然为了心中的正义,提醒唐僧师徒有埋伏;小猪妖说想要去外面的世界闯一闯,而妈妈关心他葫芦里有没有装满水,更是传递出家庭温暖的力量。

《林林》中,想要融入人类的狼女林林,是那些想要获得自我认同的人们的缩影,为了“显得合群”,林林不断背离自己作为狼的身份,最终却并没有得到自己想要的结果。

“我在后台也收到了非常多的私信,都是家长发来感谢的”,杨木坦言,在制作影片之前,确实曾担心孩子是否能接受,“没想到获得了非常多的感谢,包括了各个年龄段,这也让我感觉十分温暖。”

“人类是有国界的,但是情感是无国界的。任何一个世界的每个角落的人都可以去读懂你的故事,民族的就是世界的。”《中国奇谭》技术总监单传蓬表示。

争议:《中国奇谭》不适合孩子看?

爆火中,《中国奇谭》也引发了争议,日前,一则#家长炮轰中国奇谭#的话题登上微博热搜,引起关注与讨论。

这位家长在发文中称,“一个动画片一般应该是给儿童看的吧,那作为一个儿童看了是什么反应呢?我的孩子看第一集的时候被乌鸦的装鬼给吓哭了,第二集开始不到一分钟就吓哭了。这是拍给孩子看的吗?孩子看了绝对童年阴影。”他指出,动画作品应该对少儿观众起到教育作用,然而目前播出的《中国奇谭》未能起到相关有益的影响。

此番观点一出,引发了业内外人士的热议。

“我们看似给孩子创造了一个真空无菌的精神世界,实则最终可能培养出的是巨婴。”上海市政协委员,上海图书馆、上海科技情报研究所协调辅导处处长葛菁在专题会议上也表达了自己的观点。在葛菁看来,放任不管和过度防护都不可取,“孩子是祖国的未来,也是我们城市精神品格的传承者。我们既要保障未成年人的权益,同时也要为创作者松绑。”

对此,总导演陈廖宇日前在接受央广网记者采访时也进行了回应,“我觉得不同的动画作品有自己不同的使命。作为成年人,我毫不否认所有人都要有保护小孩的意识和责任。但是作为文化产品的东西不光有动画,觉得面对丰富的文化产品,如果对小孩有保护意识,大人可以在这里头做一点点工作。(尺度)这个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你可以自己去判断。但是我觉得我们这些动画片它可以放在一个公开的平台上去放,本身一定程度上就代表它是有底线的,创作者是遵循了所有的大的底线和框架再去进行的探索。就算有小孩看到了有一些困惑,我觉得大人可以去做解释”。

相较而言,对于“家长炮轰”批评者声众,但也有观点认为其后亦有值得反思之处。

对此有学者认为,“(《中国奇谭》)作为一个系列作品,在受众定位上的整体构思或可进一步加强。”

责编:刘宏超 审核:赵剑
我要评分: